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72年,江青深夜折腾八位政治局委员,周总理被气到吃药,发生何事

时间:04-11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80

72年,江青深夜折腾八位政治局委员,周总理被气到吃药,发生何事

1972年3月4日深夜,江青在服用了第三次安眠药后,准备进屋睡觉。同时,护士小赵已经按医嘱和江青的要求,将另一份安眠药放在了床头柜上,以防江青再睡不着就能顺手拿到药服用。小赵在做完这一切工作后,便回到了护士值班室准备休息,这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4点了。原本以为能够安心入睡的小赵,却在一个小时后被铃声吵醒了。她立刻意识到江青有事叫她。小赵立即起身进入了江青的卧室。一进门,躺在床上的江青便一脸阴沉,劈头盖脸砸下了一连串的问话:“今天晚上你为何没有给我备另一份药?我就睡了一小时就睡不着了,想要吃备份药,结果却没有找到,你解释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小赵肯定地说道:“江青同志,另一份药我给你放床头柜上了,你是不是吃了以后,忘记了。”小赵的回答惹怒了江青,她当即窜起了怒火,提高声音说道:“我十分肯定,是你忘记给我放了,我根本就没有吃。你竟然还敢撒谎,难道我一个政治局委员还要诬赖你一个小护士吗?你别解释了,快把那份药拿来,不然我今晚睡不好觉你要负责。”小赵只是一个护士,她没有开药的权力,更不能擅自给她增加药量,万一出点问题,她是负不了责的。想到这,小赵委婉地说道:“那我去问问大夫,看看能不能再增加点药量,如果可以的话,又增加多少合适?”江青猛地睁大眼睛,大声吼道:“你一个小护士,听我的还是听大夫的?这根本就不是增加药量的问题,是你给我少备了一份药,我叫你给我补上。”江青的要求令小赵十分为难,不听江青的不行,不跟大夫请示万一出了问题又负不起责任。小赵从卧室出来后,赶紧去请示大夫。经大夫同意,又适当地增加了一点药量,江青服用后,才平静下来。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,但实际上,并没有那么简单。由于长期服用安眠药,江青的身体已经有了很强的抗药性。那天晚上,江青已经连续吃过五次安眠药了,但她不仅没有睡着,精神反而更加亢奋。这让她十分难受,于是,江青开始胡思乱想了,甚至怀疑小赵是受人指使给她吃了毒药。于是,江青便打铃起了床。小赵进来帮她穿好衣服,又吃了麦片,洗漱完毕。江青走到办公室后,问小赵:“你是从哪里调来的?”“我是从三〇五医院调过来的。”“在三〇五医院工作前,你又在哪里?”“广州军区。”广州军区四个字一下子点燃了江青怀疑的种子,她当即便捕风捉影,毫无事实依据地说道:“你是黄永胜的人。”说着,她便从沙发上站起身,大声叫到:“你原来是广州军区的,是黄永胜派你到这里来的吧?”话音刚落,江青便将小赵领章帽徽撕下来狠狠地摔到了地上,吼着:“你不配戴这些。”看着被扔在地上的领章帽徽,江青似乎又意识到不妥,她话锋一转,说道:“这可是宝贝。”一边说,一边弯下腰捡起领章帽徽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。江青一直揪着小赵不放,晚上9时许,她又叫来了杨银禄,命令道:“立即打电话通知所有在京的政治局委员马上到17号楼开会。”周总理给汪东兴打去了电话,问道:“江青同志叫我们去是有什么事?你知道吗?”汪东兴也一头雾水,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很快,先后有八位政治局委员赶到了17号楼,包括已经七十多岁的周总理和叶帅。大家坐定以后,江青突然叫到:“小杨、大周、小赵,过来。”三人坐下后,江青说道:“姓杨的,你站起来。我问你的问题,你要老实回答,小周是怎么调来的?”“工作调动是上级组织的事,小周怎么调来的我也不清楚。”“你坐下。”“大周,你站起来。你说,他们为什么让我吃了这么多安眠药,你说。”“给你的药量是医生和你商量决定的,我不了解。”找不到这两人的问题,江青便将矛头对准了小赵:“小赵,我问你,你给我吃这么大剂量的安眠药,是不是小周让你干的?你今天必须老实回答,不准有所隐瞒。”“不是小周指使的,药的剂量确实是医生按照你的身体情况并和你商量后决定的。”江青就这样当着八位政治局委员的面,杀气腾腾地审了一个又一个。追问一圈后,江青没有审问出什么,又不知道要继续审问些什么。这时,一旁的周总理见状,实在忍不住了,他生气地对江青说道:“你不能对工作人员的态度好点吗?你这样的态度,我都紧张了,还怎么让人家讲话。他们还是孩子,能不紧张吗?我听说你把小赵的领章帽徽都撕掉了,我都替你难过。”话毕,周总理转过头对保健大夫张佐良说道:“张大夫,给我点药吃吧,我太紧张了。”江青紧接着又说道:“杨银禄、周金铭、赵柳恩他们三个有问题,今天,我一方面是要审讯他们,另一方面是要让公安部将他们抓起来。”吃过药后,周总理对她说道:“你认为工作人员有问题,那也不能审讯,应该是谈话。”江青摇摇头,坚持说:“应该叫审讯,我不同意叫谈话。”汪东兴接过话茬说道:“你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是由我代表组织经过严格审查后调来的,平时由我领导,你认为他们有什么问题,也应该交给我,由组织调查,不能直接交给公安部。等我们谈话了解后,再交由组织酌情处理。”叶帅见江青还坚持要审讯,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,他拿过江青经常服用的安眠药单子看了看,说道:“你服用安眠药的确是‘毒药’,剂量也大,以后你不吃不行吗?”“不吃睡不着。”“那少吃点呢?也不行?”“不行,我身体已经有了很强的抗药性了。”不吃不行,少吃也不行,多吃还要怀疑,叶帅明白了。他站起身,走到一旁的沙发上,头往沙发靠背上一靠,闭上眼睛,睡觉去了。江青见没有人支持自己,便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,说道:“你们也都知道我有病,现在到吃药时间了。”她对着刚刚还在被她审讯的小赵说道:“快去拿药。”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